一场16年的水源环保博弈——芜湖油品码头搬迁记

尊龙人生就是博d88

2018-10-09

新华社合肥8月7日电题:一场16年的水源环保博弈——芜湖油品码头搬迁记新华社记者吴慧珺、张紫赟、刘红霞如今,安徽省芜湖市天门山西路段的江滩已看不见往日油品运输的痕迹,取而代之的是熏风燕语,绿树蝉鸣。

2017年4月25日,对芜湖来说,是个特殊的日子,于1952年临江而建、紧靠水厂的中石化安徽芜湖分公司油品码头,终于关停。 芜湖市环保局局长李新宇感叹,从2001年开始商谈搬迁工作到关停,历经整整16个年头,市民总算喝上了“放心水”。 在距离码头仅百米远的下游,是供应着芜湖居民日常饮用水最大的自来水厂——芜湖市二水厂的取水口。 “以前每次路过看看码头,再看看水厂,总忍不住担心饮水安全。

”毗邻江畔的美加印象小区业主熊然说。 和油品码头配套的,还有油库。 这座油库属四级油库,离芜湖的闹市区不足4公里,与长江仅一堤之隔。

在油库厂区不足50米的地方,是几个居民小区。 而根据现行《石油库设计规范》规定,四级油库与公共建筑的安全防火距离不得少于70米。 回想起商讨搬迁的日子,芜湖市镜湖区环保分局局长杨海林说,“码头的建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合法合规的。 水厂建于1973年,距离油品码头125米,当时也是合法合规的,随着社会发展,法律法规发生了改变,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
”根据安徽省2001年颁布的《安徽省城镇生活饮用水水源环境保护条例》第二章第八条,取水口上游500米至下游200米的水域及其两侧纵深各200米的陆域,被划定为江河(含人工渠道)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。 而多年之前的条例,规定的是上游100米。

“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,所以难办呐!”芜湖市市长贺懋燮说。 码头的搬迁在很多芜湖人看来,是一场关于环境保护的博弈。

到底搬谁?成为搬迁路的第一道拦路虎。 记者了解到,中石化安徽芜湖分公司的油品码头,码头日吞吐量25万吨以上,涉及芜湖及宣城、黄山等地区60%的油品市场供应。

而二水厂,供应芜湖市60%的城市居民生活用水。 后来,经过芜湖市委市政府的多番论证与实地考察,发现受制于水质、航道、环境等多重因素影响,取水口下移在技术层面无法实现,于是只能搬码头。 “先来后到”的理由让企业怎么也想不通,双方僵持了好些年。 “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把经济发展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,企业落实环保主体责任的意识淡薄,更不会为了保护长江生态而牺牲自己的利益。

”李新宇说。

直到2016年1月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后,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“共抓大保护”成为共识。

之后,原环保部在长江经济带范围内开展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执法专项行动,明确了芜湖市二水厂饮用水源地环境违法问题,中石化安徽芜湖石油分公司和芜湖市政府被双双点名,挂牌督办。

由此,环保博弈彻底转向合理拆除。

“在保护母亲河的同时,也要帮企业把后路想好。

”贺懋燮告诉记者,因涉及港口规划、岸线利用规划调整,为了给码头找到合适岸线,最终提请交通运输部,调整了《芜湖港总体规划》,才确定了新址。 油品码头的搬迁,只是芜湖市全力保护母亲河的缩影。

近年来,芜湖对其204公里的长江岸线进行大清理,其中191个整治项目全部拆除并清场完毕,拆除率100%,并在江段逐步开展复绿工作,通过清理,释放长江干流岸线约公里,清理出滩涂陆域面积约万平方米。 “得益于中央着力推动,多部门协力共抓,基层发展理念、发展方式大大转变,我们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,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。

”贺懋燮说。